艾格拉斯42亿转型游戏两年亏36亿 股价累跌9成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转型游戏也救不了艾格拉斯。

今年1月31日下午,艾格拉斯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亏损9.25亿元至11.31亿元。

2020年,受疫情影响,游戏行业转暖,不少游戏公司经营业绩快速增长。

艾格拉斯的前身是巨龙管业,主要从事水泥制管的生产、销售,2011年登陆深交所。2014年,游戏成为风口,巨龙管业大举向手游领域转型。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巨龙管业通过并购主要三家游戏公司,交易金额约为42亿元,公司因此易主、更名。

谁料想,市场环境突变,三家游戏公司经营业绩大幅滑坡。2019年,受商誉减值等因素影响,巨亏25.55亿元。叠加2020年,两年预计共亏损36亿元。

剥离传统制管业务、原实际控制人大举减持套现,2015年以来,艾格拉斯的股价累计跌幅接近九成。

三家游戏公司商誉减值或达36亿

大踏步向游戏领域转型,艾格拉斯连底裤都亏掉了。

根据最新公告,2020年度,艾格拉斯预计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亏损9.25亿元至11.31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亏损9.60亿元至11.73亿元。

不仅净利润为巨亏,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也在大幅下降。2020年,公司预计营业收入为1.77亿元至2.17亿元,上年为5.54亿元,同比下降约68.05%-60.83%。

2019年,艾格拉斯实现的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5.55亿元、-30亿元。这意味着,2019年、2020年两年间,公司亏损的金额在36亿元左右。

两年亏损36亿元,源于游戏业务经营惨淡。

艾格拉斯的前身是巨龙管业,2011年在A股市场挂牌上市。2014年,公司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艾格拉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艾格拉斯)100%股权,交易价格达25亿元。

2016年,采取同样的方法,公司又作价16.94亿元收购了北京拇指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北京拇指玩)、杭州搜影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杭州搜影)各100%股权。

通过三次收购,巨龙管业完成游戏转型布局,形成水泥制管+游戏的双轮驱动运营格局。公司因此更名为艾格拉斯,原实际控制人吕仁高也让出了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位。

不过,收购全部为高溢价,到2018年底,公司商誉达36.99亿元,其中,仅收购艾格拉斯形成的商誉就达到22.67亿元。

2015年至2018年,在游戏黄金时代,艾格拉斯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92亿元、3.03亿元、4.08亿元、4.09亿元,承诺数为1.79亿元、3亿元、4.01亿元、4.09亿元。对比发现,实际业绩精准达标。

另两家就没有这么“努力”了。2017年至2019年,其合计实现数为1.39亿元、1.78亿元、2148.89万元,同期承诺数为1.6亿元、2亿元、2.15亿元,全部爽约,2019年的实际数仅为承诺数的11.26%。为此,公司对两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10.89亿元。

2019年,艾格拉斯的经营业绩也大幅下滑,因此计提商誉减值18.71亿元。因此,三家公司的商誉减值合计达29.60亿元。

大幅商誉减值后,原本以为,2020年在游戏市场向好之际,艾格拉斯能够翻身。没想到,结果仍然是大幅亏损。

对此,艾格拉斯称,继续对上述三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这意味着,收购形成的36亿元商誉或将全部计提。

违规不断监管频频关注

游戏也救不了艾格拉斯,到底是什么原因?

针对2020年的巨额亏损,艾格拉斯称,除了商誉减值,公司游戏主业盈利能力非常弱。自2019年以来,游戏用户逐步进入存量市场,游戏行业头部公司占据市场份额越来越高,非头部公司市场空间被进一步压缩。2019年,虽游戏版号核发重新开放,但整体行业监管仍然趋严,公司获取游戏出版版号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同时,2020年,因新冠疫情及游戏研发模式的调整等因素,公司新游戏未能如期上线,未形成新的收入增长点。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艾格拉斯原本采取制管加游戏双轮驱动,随着艾格拉斯借壳上市完成,公司变成了游戏单一主业。近几年来,公司违规不断,频繁被监管部门关注。

2020年12月7日,艾格拉斯公告称,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证监会决定对上市公司立案调查。

去年8月17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向艾格拉斯发送监管函,认为艾格拉斯在2018年1月至2019年12月向参股公司上海万概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北京锐动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Grand Vision Holdings Limited、联营企业成都掌沃无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合计2522.76万元的财务资助时未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在发出这一公告的前四天,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向艾格拉斯控股股东日照义聚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日照义聚)发送监管函,指出其在2020年4月27日至5月6日期间股票被动平仓的信息披露问题。

收购的标的公司业绩未达标,按照约定应该履行业绩补偿义务,然而,交易对方并未如期履行。去年7月2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向艾格拉斯发送监管关注函,要求艾格拉斯积极采取措施,督促杭州搜影原股东、北京拇指玩原股东尽快履行业绩补偿义务。

在剥离传统业务资产方面,艾格拉斯也面临着款项被拖欠问题。公告显示,2017年5月17日,艾格拉斯将江西巨龙管业等7家公司及相关资产及负债等出售给原控股股东浙江巨龙控股集团,交易价格为5.19亿元。

2019年10月10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向艾格拉斯发送关注函,要求艾格拉斯对浙江巨龙控股拖欠《资产出售协议》项下款项的问题作出书面说明。

此外,浙江巨龙控股还因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未及时履行报告和信息披露义务等问题,领到了监管部门的监管函。

类似的被监管消息还有不少。

二级市场上,艾格拉斯股价已经跌成了地板价。2015年,公司后复权股价最高一度达89.21元/股,今年2月1日,股价为10.67元/股,跌幅达88.04%。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sjzx.cn/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